茯苓∥今天还是做咸鱼吧。

不肝游戏。从我做起。

▲私设 ooc
▲闲蛋疼
————————————
坐在咖啡店里,窗外老榕树遮挡了阳光,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到底还是…不一样了。”张佳乐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轻轻放下

看那树叶随风而动,想必屋外定是暖风徐徐。

节假日的下午三点,人来人往。托腮看着两个孩子嘻嘻哈哈从旁边走过。眯眼勾了勾嘴角,良久,长叹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仰头一口气喝光咖啡,从包里拿出最后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一个深呼吸后站起身,走到门边正要推开门…

“诶,那不是…”瞳孔紧缩,匆匆忙忙反身走回原来的座椅,跟正打算收拾的杯子的阿姨解释了几句,又重新坐下,拿出平板电脑装作工作的样子,其实正关注门口的动静

孙哲平果然走了进来,还带着个姑娘。

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幸好有看到他,不然就这么出去得多尴尬,打招呼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张佳乐拍了拍胸口,悄悄回头看他想坐哪,以便找机会走出去

“他这是要坐在我前面?”张佳乐皱着眉小声嘀咕“等等我躲在他干什么?打个招呼又死不了,告白了而已。我乐爷还没怕过谁。”

拍了拍自己的脸,正准备起身,突然听到孙哲平身旁姑娘的声音“欸听说那谁跟你表白了,你怎么想的啊?”

张佳乐一愣,把头撇到一边,暗暗握紧拳头。

“张佳乐啊?”猜他可能又在翻白眼了,知道的,这个习惯,大孙他在不耐烦的时候总喜欢翻白眼“咱俩约会你就别提他了啊”

…约会?是女朋友?什么时候?

是上次打算一起去看电影推脱说没时间,还是前段时间老扯我早早去坐公交车的时候的时候?对了,那姑娘不是老在车站遇到的吗?连我这个发小都瞒着,不够意思啊你。

张佳乐抿了抿嘴继续听下去。“他可是你发小啊这么说他”那姑娘虽这么说着,但言语间充满着莫名的情绪……像是不屑。

“发小就发小,又不止他一个。”

原来是这样……

张佳乐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没多久他们便离开了。收拾好东西去洗了把脸,推开门走出咖啡店。啧,真晒,也没纸巾了。罢了,一会儿就能干。

抬头深呼吸,站了许久

天空仍是蓝的

【全职双花】夏天没冰块怎么行?

▲日常  同居  私设
▲试过,扣的下来
▲…但是手得干净,冰箱一样…不然冰有种奇怪的味道。
▲…一天没有冰块就要死了。
————————
已是入夜时分,因为住的楼层低,声声蝉鸣听的是一清二楚

睡你麻痹。

孙哲平一个侧翻起身,抓了抓头发打算去洗把脸,拉开门看见一人鬼鬼祟祟拿着个手电筒,蹲在冰箱冷冻层那暗搓搓不知道在干什么

…除了张佳乐这家里还有谁?

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把客厅的灯给打开“张佳乐你干什么?”

“啊?吃冰啊”张佳乐把夹膝盖中间的手电筒关了,往地下一放,又抠了起来

两大男人住一起,又不经常买菜,除了上面的冷藏层常是满的,其他地方干干净净。

白天张佳乐就把白开水直接到在冷冻层的那几格里,孙哲平那时候还不知他要搞什么事情,那冷冻层也不怎么用,索性便由着他

“…你这是…闲蛋疼了?”孙哲平往沙发上一躺,盯着张佳乐一副看智障的样子

“我怎么了??”瞥了眼孙哲平不说话“又没买冻冰块的模具”又抠下一小块的冰片放嘴里咬了咬,很快化为冰水“而且感受未经雕琢的冰块在口腔中慢慢融化,细细体会最淳朴的味道,啧啧…多好”

“嘁,抠冰块吃讲得那么高端”孙哲平挑挑眉笑到“冰块还有什么淳朴的味道?”

“哼,不懂了吧?这是享受人生”张佳乐一脸理直气壮

孙哲平拿起遥控打开电视,撇撇嘴不屑“本来想白天出门顺路给你买个冻冰块的模具,既然这样就不用了”切换着频道,停在《康熙王朝》上,却正好播起片尾曲“好好享受去吧…不知道等会儿还有没有得放”

“别!大孙!我错了!”张佳乐赶紧起身,但蹲久了嘛…腿麻眼花,一个重心不稳向前到去

孙哲平转头一看,本想上前扶住张佳乐,奈何坐的远…

“咚!”

时间仿佛静止。

“靠!!”张佳乐用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摸了摸额头好像肿了个包“啧,贼tm疼。”

“把手拿开我看看”

乖乖挪开捂着的手,张佳乐咬牙切齿“嘁,大孙我头上果然肿包了?”

“当然。”孙哲平一啧嘴,轻轻揉了揉面前人他额头肿起的包“到沙发上坐会儿,我去抠点冰块给你敷敷”

“…大男人不好做,再幸苦也不说…”

“应景,应景。”张佳乐沉着脸拍拍手夸赞到“你得先等融了点才能抠得下来啊”一屁股坐沙发上,抱着靠垫,冲拿了个条毛巾蹲冰箱前的人提醒几句

“晓得的”

“诶模具别忘了买啊”张佳乐拿了包放客厅桌上的薯片拆开,大口大口嚼了起来“零食也要没了”

“怎么?不去感受淳朴的味道?”

“累。”

“倒是诚实”抠了几次抠不下来,孙哲平甚至想去拿把菜刀砍一砍得了“…乐乐你怎么抠的?”

“这是技术√”薯片挺小一包,张佳乐吃了将近一半“凉水沾湿毛巾,用风吹吹也差不多了…算了,不敷也行”

“也行,搞到头发湿吹空调怕你感冒”

“嘁,小爷我哪有那么娇贵?”

“这么晚不睡?”

“外头吵。”

孙哲平一脸同病相怜“关电视过来跟我睡得了,帮你捂耳朵”

“行啊,你不累?”

“被子闷你头上哪有累不累的?”

“靠”张佳乐嘴里虽然骂到,但还是摁掉电视电源开关,到房里拿来自己的被子枕头,走到隔壁孙哲平房间

笑了笑关上客厅的灯,摸黑走回去关门,往床上一躺

隐约觉得外头蝉鸣声渐渐小了,淡淡月华透过窗户洒在床边

“晚安,大孙”

“晚安,乐乐”

【全职双花】凉茶选王老吉还是加多宝?

▲日常啦日常
▲活在私设里。
▲大孙乐乐退役后
▲加多和王老吉一个味儿
▲短小才是真男人。
——————
冬天嘛…冬天…不吃火锅怎么行?

说到火锅…吃多也是会腻的

不如来点凉茶?

“凉茶嘛,当然要王老吉啦!”张佳乐嚼了嚼口中的牛肉放下筷子不远处的服务员招了招手“那边的姐姐,来一罐王老吉,顺便拿一根吸管,谢谢”

孙哲平瞅了眼坐在对面吃得正欢的人一眼,把熟了的肉加进他碗里“为什么不要加多宝?”

“王老吉好看”

“不都差不多?”

这火锅店也算是老字号了,平常来得人也不少了,更何况现在是吃饭的点

火锅店桌子大,两个凳儿的桌没几个。放眼望去大多是7,8个人围成一桌,孙哲平张佳乐这样两人占一个大桌的越发显眼

更何况…就两人…点了一堆东西

吃得完?浪费可耻啊

“既然差不多那为什么不要王老吉?”又往火锅里放了半盘牛肉,张佳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孙哲平

“既然差不多为什么不要加多宝”孙哲平挑了挑眉,反问道

“因为你先说的啊”

“你先点的王老吉”

“这关我点王老吉什么事?”

“你不点我问什么?”

“大爷的!!”张佳乐拍桌而起“孙哲平你要搞事情??”

感受到周围的目光,孙哲平甚至想把张佳乐扔在这不管“…你坐下”

张佳乐翻了一个白眼“你叫我坐我就坐?”

孙哲平一啧嘴,场面安静下了,隐约听见右边那桌女生的窃窃私语

“那绑着个小辫子的男生炸毛了!做啊快点做啊”

“诶你们觉得哪个是攻啊?我觉得那个平头是!!”

“对啊对啊,你们看那受的手好漂亮啊…感觉他俩有点眼熟?”

“没错…嘘…小点声,那攻好像看过来了”

我tm……无力地叹了口气,孙哲平手肘撑桌子上,看着张佳乐,用眼神示意他听听旁边的声

多年的默契让张佳乐瞬间明白了孙哲平的意思,眨了眨眼还真听了

“诶他俩怎么不说话了?”

“噫,不会听到了吧?”

“港真,他俩真好眼熟啊应该在哪里见过的啊…”

“诶没事别想了吃吧吃吧,果然…男人长的好,不是残了就是gay”

张佳乐本来以为那群女孩子没谈些什么…直到听到“gay”,霎时间红了脸,“噌”地一声坐下,埋胳膊里一动不动

“乐乐起来,牛肉煮老了就不好吃了”孙哲平把牛肉捞出放在一个干净的盘子里,转头对着正拿来王老吉的服务员道“麻烦再来一罐加多宝,谢谢”

“咦?好好好请您稍等…”服务员一愣,放下后又往回跑了一趟

“还不起来?难道被说中了?”孙哲平看着当鸵鸟的张佳乐轻笑到“不起来我把肉都吃完了啊”

“恩…”鸵鸟张动了动,稍稍抬头看着孙哲平

“你不吃肉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一脸惊讶,在桌子下的左手却渐渐攥紧

“大爷的,你才不吃!”张佳乐抬头瞪着孙哲平

“恩,我是你大爷”

“艹!要不要脸?!”

“自然是要的”

张佳乐看着对面的人又翻了个白眼

孙哲平看着对面的人一阵冷笑

火锅店依旧喧哗,有醉酒的人放声高歌,有趴着低声叹气,有的似笑非笑,有的将哭未哭

看着对方不语

真是没用…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说出来…

我爱你

【全职双花】茶居旧话(二)

▲ooc  私设
▲民国paro
——————
估摸正是晚上八九点,本该灯火辉煌,人声鼎沸。雨下的越发得大,不知何处传来咿咿呀呀的唱戏声,迅速淹没在雨声之中。

原本安静的车厢内被“咕噜噜”的声音打破

“兄弟…”张佳乐面带讪笑,伸出手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诶膀“那啥…晚饭没吃…我出门没带钱”

刚从地牢里被带出来,被绑了一下午自然饿得不行。原本想问问这兄弟的名儿,肚子却一酸叫出了声

“恩,想去哪儿吃?我一起”孙哲平抖了抖手中的文件,抬眼瞅了瞅张佳乐

“诶…不用不用,送我到霸图戏院就可以了,我家在那儿附近”张佳乐连忙摆手,开玩笑,这人一看就是个有权势的,地牢那地儿都能随便进出。啧啧…看这车,洋车啊…别克?真有钱…啧,这人抓我要干什么?

孙哲平把文件整理好放入袋子里“张佳乐…真不认得我?”

“哪里?!你说名儿我估摸就记得了…”讪笑几声,低头小声嘀咕到“而且我也不认识哪个人找人要绑到地牢里的…”

孙哲平眯了眯眼“不这样你会跟一个陌-生-人走?”低头又拿起另一份文件看了起来“我孙哲平。”

“大兄弟原来你叫孙哲平…听这名字就是有文化的…”张佳乐笑嘻嘻地说到“诶不等等…孙哲平??!”一脸惊恐仿佛见到了鬼般“等等让我缓缓…嘶…孙哲平你怎么…??”

看着张佳乐不敢相信的样子一挑眉“恩?我怎么?

“你不是女…不等等孙先生…哪个平?”

“平安的平。”

“啊…吓我一跳,还以为什么奇异事件”张佳乐长舒一口气“孙先生抱歉了,您的名字跟我一个发小的差不多”

“你那个发小的萍是是浮萍的萍吧。”

“孙先生知道啊,莫非您是她的亲戚?”知道孙哲平名字后张佳乐显然放松了许多

“不,我就是孙哲平。百花茶楼,孙哲平”

“啊?啊??”张佳乐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

【全职双花】茶居旧话(一)

▲民国paro ooc
▲捆绑play(???)
▲小学生文笔
——————
已是午夜时分,本应该是寂静的地牢却隐隐传出阵阵低语。

“张佳乐,没错?”孙哲平坐在的椅子上,手肘抵在一旁的桌子,抬眼瞅了被铁链绑在椅子上死死的张佳乐,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文件轻声说到

月光从小窗照进阴暗的地牢,微风拂过,桌上蜡烛烛光摇曳

“…恩”张佳乐缓缓张开眼睛,咬了咬唇“放我出去…我要找老韩。”

“偷东西进来的?偷的什么?”孙哲平轻笑一声,缓缓站起身,走到张佳乐跟前

“你大爷的!我干嘛要偷!妈的是那个小兔崽子有毛病!”张佳乐一想到这事儿就生气,自己好好走在路上就被人抓着不放说自己偷了他东西,之后居然还被丢到这里来

孙哲平背着双手打量了张佳乐几眼“恩对,看着你也不像偷东西的”呵,霸图戏院的张佳乐,谁不知道?理了理西服转身又坐回椅子上“可是别人一口咬定说是你偷的啊,怎么回事?”

“操!都说了他有毛病,我什么都没干啊!”张佳乐挣了挣铁链但还是一动不动“你先帮我松绑行不?”

云遮住月亮,孙哲平盯着试图挣开铁链的人一阵沉默,铁链因晃动而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显得尤为诡异

“不行…?放心我也出不去的…”张佳乐看着不远处的铁门无奈笑笑“而且你不说我也不像偷东西的吗?”

“那我跟你说个事,听完我就松了铁链”孙哲平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看着张佳乐似笑非笑“别打我?”

“成成成,你说”张佳乐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看着孙哲平撇嘴道“我也不敢打你”而且打不过。

“是我叫人去说你偷东西的”

似乎风刮的又大了些…要下雨了?

张佳乐一脸期待孙哲平松开铁链的表情似乎凝固“…啊?开玩笑?”

“没”

“啊这样…先帮我把这破玩意儿解开?”张佳乐笑了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孙哲平看着他差点笑出声“张佳乐啊张佳乐,好久不见你倒是变聪明了,没有直接骂出来我该夸奖你?”说着转身走到铁门前拉开门“过来,跟我走一趟”

“…我他妈操你大爷的,你脑子有毛病还是怎么了??!闲得蛋疼??”一看被戳穿张佳乐也不忍了张嘴就骂

“啧…你重点不对。”孙哲平站在铁门前一啧嘴,看向张佳乐的眼神充满了“呵呵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哈?什么…哦对…诶诶你认识我?”张佳乐才反应过来“我就说你怎么这么眼熟…”

“说得自己都不信就不要骗人了。快点,难道你想在这儿安居乐业?”

张佳乐一愣“…哦,不等等我要去哪???”

“小偷该去的地方啊,不然还能去哪?”

“…你大爷的。老子是被绑在椅子上的啊。”悲愤,张佳乐悲愤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