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咸FL【我叫小勤奋

军训。军训。军训。

Q:请问FL先生对幼儿园画风推婴儿车有什么感想? 
A:感觉自己都变可爱了☆字里行间都充满着小学生时代的记忆啊
Q:(嘶…………啧啧…)

指绘
从此更名小勤奋
嫂子开心,我就开心

Q:没有电脑没有彩铅的fl先生今天快乐吗?!
A:当然快乐!(呸啊)我还有半根铅笔和半块橡皮啊!
画到残障,这是一颗榴莲糖,tag都不好意思打

今天的第二张瞎摸鱼 想不到吧!看不出来吧!这是水手服!! (大声的提醒) 连手都好不容易画完了,发现比例不对,只能全擦,强颜欢笑

今日的随手涂
……好吧虽然是草稿但我认真涂了
有板子有什么用??!电脑坏了不照样手绘!!不满的叫!

日常瞎摸鱼
起因是同学发的av画质表情包,满脑子健介所以在麦当劳众目睽睽之下被多人围观厚着脸皮涂了几下,我以后再也不坐在门口旁边(……)
不知道原先是谁画的,侵删

【雾起何方】(一)“带伞不下雨,下雨不带伞。”

△听说一句话加上引号就会很有道理
 ̄ ̄ ̄ ̄ ̄ ̄ ̄ ̄ ̄ ̄ ̄
1.“轰隆————”

符霖停步,环视四周,参天古树随风轻摇,闪电不时划过天际。点点头欣慰的一笑……这城市绿化做的实在是太好了啊。

不过……哪里能避雨?正当符霖思索时,突然眼前白光闪过,被惊得稍稍一顿,拔腿就跑“菩萨保佑!我符某日行一善从不欺压弱小昨天还帮助李奶奶打扫卫生我这么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新人才绝对不能被闪电劈死啊!菩萨!!”

在周围大爷大妈诧异的眼神中一路狂奔到不远处的便利店,符霖拍拍胸口缓口气,天无绝人之路,菩萨还是相信我的嘛。不过……到便利店不买东西岂不是尴尬?但是得花钱,再花钱的话周末可就……

……哼,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符霖怎么会怕你。

“唉……穷啊……没办法。”符霖卷起裤腿,正打算一路冲回家,电话突然响起。“谁啊……”边嘟囔边从背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眼——啊,娘,难道打算来接我回家?清了清嗓子,符霖满怀希望的按下接听

“妈!下雨了!来不来接我?”

“等等这事儿一会儿再说,儿啊娘通知你个事儿,你那王姨的儿子刘冉你晓得不?”

“……谁啊。”

“得,你不晓得也没关系,我是想告诉你,刘冉儿跟你考上一个高中,咱在S中附近不是有个两间房嘛,你娘我就擅自主张地让他过去跟你一块住了啊!”

……屋外顿时雷声大作。符霖笑得露齿。

“……他……付房租吗?”

2.“……哎呀……给人家住一下也没什么的啊,谈什么房租伤感情。”

符霖笑着轻靠在门沿上“王姨给了多少钱一个月?能出去狠狠的买买买了吧?”

“对啊!阿丽她一下就给了一个学期了钱啊真大方,你娘我算了一下啊,这钱……”符母突然停顿“……你……坑我啊。”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不敢这么说“我这叫机智,随您的。钱对半分怎样?我可是穷的很啊,娘。”

“啧啧,真是白费了我对你满满的信任,你四我六,当做给你改善改善伙食。”

果然四六,跟预期的一样。“好啊,没问题,我虽然得历经磨难,强忍着和别人同居的不适但是能占到四份也是很开心了”符霖摇了摇头,语气中满是委屈。

“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早点回去啊,人家说不定都等在门口了。我还得去做饭,先挂了。”

符霖看着屋外倾盆大雨,道“等一等啊,我这……”

“嘟————”

“……下雨了啊。”

3.符霖啧了啧嘴,弯腰整理好裤腿。

既然多了生活费那就搓顿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得了,至于那个刘兄……符霖转身走进超市,要是到了就给袋方便面做见面礼得了,没到就更好,还省面钱。

符霖哼着小调穿梭在货架之间,提着一袋打折促销的康师傅卤香牛肉面,抓着一把火腿肠,走到冰柜前打算买几包汤圆饺子“啊……居然没有打折……要不要等下次再来?”

符霖盯着冰柜吧唧吧唧嘴,“果然还是下……”

“您好!请问您知道丰园小区怎么走吗?”

恩?我那儿的小区?符霖转头看了那人一眼……真高。…这种被人俯视的感觉略不爽啊。心里虽在排斥,表面上却抿嘴皱眉装作思索了几秒

“恩……我不知道,抱歉了。”

“哦?”那人挑了挑眉,唇角带笑“你不是符霖吗?”

▲私设 ooc
▲闲蛋疼
————————————
坐在咖啡店里,窗外老榕树遮挡了阳光,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到底还是…不一样了。”张佳乐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轻轻放下

看那树叶随风而动,想必屋外定是暖风徐徐。

节假日的下午三点,人来人往。托腮看着两个孩子嘻嘻哈哈从旁边走过。眯眼勾了勾嘴角,良久,长叹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仰头一口气喝光咖啡,从包里拿出最后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一个深呼吸后站起身,走到门边正要推开门…

“诶,那不是…”瞳孔紧缩,匆匆忙忙反身走回原来的座椅,跟正打算收拾的杯子的阿姨解释了几句,又重新坐下,拿出平板电脑装作工作的样子,其实正关注门口的动静

孙哲平果然走了进来,还带着个姑娘。

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幸好有看到他,不然就这么出去得多尴尬,打招呼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张佳乐拍了拍胸口,悄悄回头看他想坐哪,以便找机会走出去

“他这是要坐在我前面?”张佳乐皱着眉小声嘀咕“等等我躲在他干什么?打个招呼又死不了,告白了而已。我乐爷还没怕过谁。”

拍了拍自己的脸,正准备起身,突然听到孙哲平身旁姑娘的声音“欸听说那谁跟你表白了,你怎么想的啊?”

张佳乐一愣,把头撇到一边,暗暗握紧拳头。

“张佳乐啊?”猜他可能又在翻白眼了,知道的,这个习惯,大孙他在不耐烦的时候总喜欢翻白眼“咱俩约会你就别提他了啊”

…约会?是女朋友?什么时候?

是上次打算一起去看电影推脱说没时间,还是前段时间老扯我早早去坐公交车的时候的时候?对了,那姑娘不是老在车站遇到的吗?连我这个发小都瞒着,不够意思啊你。

张佳乐抿了抿嘴继续听下去。“他可是你发小啊这么说他”那姑娘虽这么说着,但言语间充满着莫名的情绪……像是不屑。

“发小就发小,又不止他一个。”

原来是这样……

张佳乐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没多久他们便离开了。收拾好东西去洗了把脸,推开门走出咖啡店。啧,真晒,也没纸巾了。罢了,一会儿就能干。

抬头深呼吸,站了许久

天空仍是蓝的

【全职双花】夏天没冰块怎么行?

▲日常  同居  私设
▲试过,扣的下来
▲…但是手得干净,冰箱一样…不然冰有种奇怪的味道。
▲…一天没有冰块就要死了。
————————
已是入夜时分,因为住的楼层低,声声蝉鸣听的是一清二楚

睡你麻痹。

孙哲平一个侧翻起身,抓了抓头发打算去洗把脸,拉开门看见一人鬼鬼祟祟拿着个手电筒,蹲在冰箱冷冻层那暗搓搓不知道在干什么

…除了张佳乐这家里还有谁?

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把客厅的灯给打开“张佳乐你干什么?”

“啊?吃冰啊”张佳乐把夹膝盖中间的手电筒关了,往地下一放,又抠了起来

两大男人住一起,又不经常买菜,除了上面的冷藏层常是满的,其他地方干干净净。

白天张佳乐就把白开水直接到在冷冻层的那几格里,孙哲平那时候还不知他要搞什么事情,那冷冻层也不怎么用,索性便由着他

“…你这是…闲蛋疼了?”孙哲平往沙发上一躺,盯着张佳乐一副看智障的样子

“我怎么了??”瞥了眼孙哲平不说话“又没买冻冰块的模具”又抠下一小块的冰片放嘴里咬了咬,很快化为冰水“而且感受未经雕琢的冰块在口腔中慢慢融化,细细体会最淳朴的味道,啧啧…多好”

“嘁,抠冰块吃讲得那么高端”孙哲平挑挑眉笑到“冰块还有什么淳朴的味道?”

“哼,不懂了吧?这是享受人生”张佳乐一脸理直气壮

孙哲平拿起遥控打开电视,撇撇嘴不屑“本来想白天出门顺路给你买个冻冰块的模具,既然这样就不用了”切换着频道,停在《康熙王朝》上,却正好播起片尾曲“好好享受去吧…不知道等会儿还有没有得放”

“别!大孙!我错了!”张佳乐赶紧起身,但蹲久了嘛…腿麻眼花,一个重心不稳向前到去

孙哲平转头一看,本想上前扶住张佳乐,奈何坐的远…

“咚!”

时间仿佛静止。

“靠!!”张佳乐用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摸了摸额头好像肿了个包“啧,贼tm疼。”

“把手拿开我看看”

乖乖挪开捂着的手,张佳乐咬牙切齿“嘁,大孙我头上果然肿包了?”

“当然。”孙哲平一啧嘴,轻轻揉了揉面前人他额头肿起的包“到沙发上坐会儿,我去抠点冰块给你敷敷”

“…大男人不好做,再幸苦也不说…”

“应景,应景。”张佳乐沉着脸拍拍手夸赞到“你得先等融了点才能抠得下来啊”一屁股坐沙发上,抱着靠垫,冲拿了个条毛巾蹲冰箱前的人提醒几句

“晓得的”

“诶模具别忘了买啊”张佳乐拿了包放客厅桌上的薯片拆开,大口大口嚼了起来“零食也要没了”

“怎么?不去感受淳朴的味道?”

“累。”

“倒是诚实”抠了几次抠不下来,孙哲平甚至想去拿把菜刀砍一砍得了“…乐乐你怎么抠的?”

“这是技术√”薯片挺小一包,张佳乐吃了将近一半“凉水沾湿毛巾,用风吹吹也差不多了…算了,不敷也行”

“也行,搞到头发湿吹空调怕你感冒”

“嘁,小爷我哪有那么娇贵?”

“这么晚不睡?”

“外头吵。”

孙哲平一脸同病相怜“关电视过来跟我睡得了,帮你捂耳朵”

“行啊,你不累?”

“被子闷你头上哪有累不累的?”

“靠”张佳乐嘴里虽然骂到,但还是摁掉电视电源开关,到房里拿来自己的被子枕头,走到隔壁孙哲平房间

笑了笑关上客厅的灯,摸黑走回去关门,往床上一躺

隐约觉得外头蝉鸣声渐渐小了,淡淡月华透过窗户洒在床边

“晚安,大孙”

“晚安,乐乐”

【全职双花】凉茶选王老吉还是加多宝?

▲日常啦日常
▲活在私设里。
▲大孙乐乐退役后
▲加多和王老吉一个味儿
▲短小才是真男人。
——————
冬天嘛…冬天…不吃火锅怎么行?

说到火锅…吃多也是会腻的

不如来点凉茶?

“凉茶嘛,当然要王老吉啦!”张佳乐嚼了嚼口中的牛肉放下筷子不远处的服务员招了招手“那边的姐姐,来一罐王老吉,顺便拿一根吸管,谢谢”

孙哲平瞅了眼坐在对面吃得正欢的人一眼,把熟了的肉加进他碗里“为什么不要加多宝?”

“王老吉好看”

“不都差不多?”

这火锅店也算是老字号了,平常来得人也不少了,更何况现在是吃饭的点

火锅店桌子大,两个凳儿的桌没几个。放眼望去大多是7,8个人围成一桌,孙哲平张佳乐这样两人占一个大桌的越发显眼

更何况…就两人…点了一堆东西

吃得完?浪费可耻啊

“既然差不多那为什么不要王老吉?”又往火锅里放了半盘牛肉,张佳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孙哲平

“既然差不多为什么不要加多宝”孙哲平挑了挑眉,反问道

“因为你先说的啊”

“你先点的王老吉”

“这关我点王老吉什么事?”

“你不点我问什么?”

“大爷的!!”张佳乐拍桌而起“孙哲平你要搞事情??”

感受到周围的目光,孙哲平甚至想把张佳乐扔在这不管“…你坐下”

张佳乐翻了一个白眼“你叫我坐我就坐?”

孙哲平一啧嘴,场面安静下了,隐约听见右边那桌女生的窃窃私语

“那绑着个小辫子的男生炸毛了!做啊快点做啊”

“诶你们觉得哪个是攻啊?我觉得那个平头是!!”

“对啊对啊,你们看那受的手好漂亮啊…感觉他俩有点眼熟?”

“没错…嘘…小点声,那攻好像看过来了”

我tm……无力地叹了口气,孙哲平手肘撑桌子上,看着张佳乐,用眼神示意他听听旁边的声

多年的默契让张佳乐瞬间明白了孙哲平的意思,眨了眨眼还真听了

“诶他俩怎么不说话了?”

“噫,不会听到了吧?”

“港真,他俩真好眼熟啊应该在哪里见过的啊…”

“诶没事别想了吃吧吃吧,果然…男人长的好,不是残了就是gay”

张佳乐本来以为那群女孩子没谈些什么…直到听到“gay”,霎时间红了脸,“噌”地一声坐下,埋胳膊里一动不动

“乐乐起来,牛肉煮老了就不好吃了”孙哲平把牛肉捞出放在一个干净的盘子里,转头对着正拿来王老吉的服务员道“麻烦再来一罐加多宝,谢谢”

“咦?好好好请您稍等…”服务员一愣,放下后又往回跑了一趟

“还不起来?难道被说中了?”孙哲平看着当鸵鸟的张佳乐轻笑到“不起来我把肉都吃完了啊”

“恩…”鸵鸟张动了动,稍稍抬头看着孙哲平

“你不吃肉了?”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一脸惊讶,在桌子下的左手却渐渐攥紧

“大爷的,你才不吃!”张佳乐抬头瞪着孙哲平

“恩,我是你大爷”

“艹!要不要脸?!”

“自然是要的”

张佳乐看着对面的人又翻了个白眼

孙哲平看着对面的人一阵冷笑

火锅店依旧喧哗,有醉酒的人放声高歌,有趴着低声叹气,有的似笑非笑,有的将哭未哭

看着对方不语

真是没用…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说出来…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