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咸FL【我叫小勤奋

军训。军训。军训。

【雾起何方】(一)“带伞不下雨,下雨不带伞。”

△听说一句话加上引号就会很有道理
 ̄ ̄ ̄ ̄ ̄ ̄ ̄ ̄ ̄ ̄ ̄
1.“轰隆————”

符霖停步,环视四周,参天古树随风轻摇,闪电不时划过天际。点点头欣慰的一笑……这城市绿化做的实在是太好了啊。

不过……哪里能避雨?正当符霖思索时,突然眼前白光闪过,被惊得稍稍一顿,拔腿就跑“菩萨保佑!我符某日行一善从不欺压弱小昨天还帮助李奶奶打扫卫生我这么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新人才绝对不能被闪电劈死啊!菩萨!!”

在周围大爷大妈诧异的眼神中一路狂奔到不远处的便利店,符霖拍拍胸口缓口气,天无绝人之路,菩萨还是相信我的嘛。不过……到便利店不买东西岂不是尴尬?但是得花钱,再花钱的话周末可就……

……哼,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符霖怎么会怕你。

“唉……穷啊……没办法。”符霖卷起裤腿,正打算一路冲回家,电话突然响起。“谁啊……”边嘟囔边从背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眼——啊,娘,难道打算来接我回家?清了清嗓子,符霖满怀希望的按下接听

“妈!下雨了!来不来接我?”

“等等这事儿一会儿再说,儿啊娘通知你个事儿,你那王姨的儿子刘冉你晓得不?”

“……谁啊。”

“得,你不晓得也没关系,我是想告诉你,刘冉儿跟你考上一个高中,咱在S中附近不是有个两间房嘛,你娘我就擅自主张地让他过去跟你一块住了啊!”

……屋外顿时雷声大作。符霖笑得露齿。

“……他……付房租吗?”

2.“……哎呀……给人家住一下也没什么的啊,谈什么房租伤感情。”

符霖笑着轻靠在门沿上“王姨给了多少钱一个月?能出去狠狠的买买买了吧?”

“对啊!阿丽她一下就给了一个学期了钱啊真大方,你娘我算了一下啊,这钱……”符母突然停顿“……你……坑我啊。”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不敢这么说“我这叫机智,随您的。钱对半分怎样?我可是穷的很啊,娘。”

“啧啧,真是白费了我对你满满的信任,你四我六,当做给你改善改善伙食。”

果然四六,跟预期的一样。“好啊,没问题,我虽然得历经磨难,强忍着和别人同居的不适但是能占到四份也是很开心了”符霖摇了摇头,语气中满是委屈。

“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早点回去啊,人家说不定都等在门口了。我还得去做饭,先挂了。”

符霖看着屋外倾盆大雨,道“等一等啊,我这……”

“嘟————”

“……下雨了啊。”

3.符霖啧了啧嘴,弯腰整理好裤腿。

既然多了生活费那就搓顿好的犒劳犒劳自己得了,至于那个刘兄……符霖转身走进超市,要是到了就给袋方便面做见面礼得了,没到就更好,还省面钱。

符霖哼着小调穿梭在货架之间,提着一袋打折促销的康师傅卤香牛肉面,抓着一把火腿肠,走到冰柜前打算买几包汤圆饺子“啊……居然没有打折……要不要等下次再来?”

符霖盯着冰柜吧唧吧唧嘴,“果然还是下……”

“您好!请问您知道丰园小区怎么走吗?”

恩?我那儿的小区?符霖转头看了那人一眼……真高。…这种被人俯视的感觉略不爽啊。心里虽在排斥,表面上却抿嘴皱眉装作思索了几秒

“恩……我不知道,抱歉了。”

“哦?”那人挑了挑眉,唇角带笑“你不是符霖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