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咸FL【我叫小勤奋

军训。军训。军训。

【全职双花】夏天没冰块怎么行?

▲日常  同居  私设
▲试过,扣的下来
▲…但是手得干净,冰箱一样…不然冰有种奇怪的味道。
▲…一天没有冰块就要死了。
————————
已是入夜时分,因为住的楼层低,声声蝉鸣听的是一清二楚

睡你麻痹。

孙哲平一个侧翻起身,抓了抓头发打算去洗把脸,拉开门看见一人鬼鬼祟祟拿着个手电筒,蹲在冰箱冷冻层那暗搓搓不知道在干什么

…除了张佳乐这家里还有谁?

皱了皱眉头走过去,把客厅的灯给打开“张佳乐你干什么?”

“啊?吃冰啊”张佳乐把夹膝盖中间的手电筒关了,往地下一放,又抠了起来

两大男人住一起,又不经常买菜,除了上面的冷藏层常是满的,其他地方干干净净。

白天张佳乐就把白开水直接到在冷冻层的那几格里,孙哲平那时候还不知他要搞什么事情,那冷冻层也不怎么用,索性便由着他

“…你这是…闲蛋疼了?”孙哲平往沙发上一躺,盯着张佳乐一副看智障的样子

“我怎么了??”瞥了眼孙哲平不说话“又没买冻冰块的模具”又抠下一小块的冰片放嘴里咬了咬,很快化为冰水“而且感受未经雕琢的冰块在口腔中慢慢融化,细细体会最淳朴的味道,啧啧…多好”

“嘁,抠冰块吃讲得那么高端”孙哲平挑挑眉笑到“冰块还有什么淳朴的味道?”

“哼,不懂了吧?这是享受人生”张佳乐一脸理直气壮

孙哲平拿起遥控打开电视,撇撇嘴不屑“本来想白天出门顺路给你买个冻冰块的模具,既然这样就不用了”切换着频道,停在《康熙王朝》上,却正好播起片尾曲“好好享受去吧…不知道等会儿还有没有得放”

“别!大孙!我错了!”张佳乐赶紧起身,但蹲久了嘛…腿麻眼花,一个重心不稳向前到去

孙哲平转头一看,本想上前扶住张佳乐,奈何坐的远…

“咚!”

时间仿佛静止。

“靠!!”张佳乐用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摸了摸额头好像肿了个包“啧,贼tm疼。”

“把手拿开我看看”

乖乖挪开捂着的手,张佳乐咬牙切齿“嘁,大孙我头上果然肿包了?”

“当然。”孙哲平一啧嘴,轻轻揉了揉面前人他额头肿起的包“到沙发上坐会儿,我去抠点冰块给你敷敷”

“…大男人不好做,再幸苦也不说…”

“应景,应景。”张佳乐沉着脸拍拍手夸赞到“你得先等融了点才能抠得下来啊”一屁股坐沙发上,抱着靠垫,冲拿了个条毛巾蹲冰箱前的人提醒几句

“晓得的”

“诶模具别忘了买啊”张佳乐拿了包放客厅桌上的薯片拆开,大口大口嚼了起来“零食也要没了”

“怎么?不去感受淳朴的味道?”

“累。”

“倒是诚实”抠了几次抠不下来,孙哲平甚至想去拿把菜刀砍一砍得了“…乐乐你怎么抠的?”

“这是技术√”薯片挺小一包,张佳乐吃了将近一半“凉水沾湿毛巾,用风吹吹也差不多了…算了,不敷也行”

“也行,搞到头发湿吹空调怕你感冒”

“嘁,小爷我哪有那么娇贵?”

“这么晚不睡?”

“外头吵。”

孙哲平一脸同病相怜“关电视过来跟我睡得了,帮你捂耳朵”

“行啊,你不累?”

“被子闷你头上哪有累不累的?”

“靠”张佳乐嘴里虽然骂到,但还是摁掉电视电源开关,到房里拿来自己的被子枕头,走到隔壁孙哲平房间

笑了笑关上客厅的灯,摸黑走回去关门,往床上一躺

隐约觉得外头蝉鸣声渐渐小了,淡淡月华透过窗户洒在床边

“晚安,大孙”

“晚安,乐乐”

评论

热度(6)